【特傳xHP】後續故事

Ch.2

  幽暗的宮殿內,黑髮紫眼的青年走到大殿中央,對著褚冥漾招了招手,示意他過去。

  褚冥漾正打算走過去,卻被賽塔拉住了手腕。賽塔神色有些哀傷地開口:「漾漾,其實你不必承擔這些的,你的生命值得更美好的經歷,這些痛苦與代價又我們來接受就好。」

  賽塔憐惜地輕輕撫上褚冥漾的臉頰,他很心疼眼前的少年,心疼他這麼年輕就要背負如此沉重的代價。

  褚冥漾搖搖頭,握住撫上他臉頰的手,聲音既輕又堅定地說:「賽塔,這是我選擇的路。學長是因為我才會死的,理應由我來把他帶回來,現在既然有辦法可以讓學長回來,那我無論付出什麼代價,我都會去做。」

  他不能逃避,也無法逃避。

  這是讓學長回來的唯一辦法,也是他唯一能為學長做的事情。

  褚冥漾微微一笑,然後深吸一口氣,轉身向黑山君走去。

  在黑山君面前站定后,他們腳下張開了一個以二人為中心的法陣,銀白的線交織出華麗而複雜的法紋和古老的文字,法陣閃爍著微光,在幽暗的大殿內顯得特別刺眼。

  隨著法陣的光芒越來越亮,褚冥漾感覺到某種東西緩緩從身體中被抽出,他覺得身體越來越冷,心跳越來越慢,不適感越來越強烈。

  法陣外的賽塔看見褚冥漾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忍不住想衝進去,卻被不知何時出現的莉露拉住了。

  就在褚冥漾要忍不住呻吟出聲時,法陣終於停止運轉,亮光迅速消失。

  黑山君眼疾手快地接住倒下的褚冥漾。

  「漾漾!」這時賽塔也跑了過來,他一臉擔憂地接過褚冥漾,只見懷中的少年臉上是面無血色的蒼白,身體冰冷毫無溫度,就像一具尸體一樣。

  其實如果不是褚冥漾是睜著眼,而且還有呼吸的話,賽塔會真的以為年輕的學生已經死了。

  一旁的黑山君轉過頭對著候在身旁的莉露悄聲吩咐了幾句,莉露點點頭便飛快地跑了出去。

  「先坐下吧。」黑山君指了指旁邊的桌椅,然後轉身坐回到黑玉椅子上。

  聞言,賽塔便扶著褚冥漾回到之前的位置坐下,然後給褚冥漾倒了一杯茶。看著少年蒼白的臉色,原本把茶杯遞向少年手中的手拐了個彎,將茶杯送到少年的嘴邊。

  而此時的確連拿個杯子的力氣都沒有的褚冥漾也沒有拒絕精靈的好意,就著杯子喝了幾口茶。

  茶還保留著之前適中的溫度,而且裡面好像加了些幫助恢復身體的草藥,褚冥漾喝了茶之後就覺得身體恢復了好多,力氣也回來了。沒好意思繼續讓賽塔喂,他接過茶杯,對旁邊的精靈露出一個感激的微笑,然後慢慢小口地啜飲著茶。

  黑山君看到褚冥漾已經緩過來了,便緩緩開口說:「根據交換條件,我要你幫時間交際處工作,時限是永遠。但是人類的身軀存在時間太短暫,所以剛才我把你的時間抽出來了,也就是說你再也不會有時間的流動。你的心臟不會再跳動,血液不會再流動,你——永遠都會保持著『現在』的樣子。」

  儘管已經隱約猜到是怎麼回事,但是當聽到黑山君的話,褚冥漾還是忍不住地微微顫抖。

  這種看似是「永生」的狀態,就像是詛咒一樣。心臟不再跳,血液不再流,身體沒有溫度。

  就像是活死人一樣。

  可是,他已經回不去了。

  感覺到褚冥漾的顫抖,賽塔伸手握住他冰冷的手,把他手中的茶杯拿了出來放到桌上。

  精靈溫暖的手和溫柔的氣息將他的不安瞬間撫平,褚冥漾深吸一口氣,然後點點頭,說:「我明白了。」

  聲音雖然有點虛弱,卻無比堅定。

  他不能回頭,只能向前走,縱然前面的路會很艱難,但是他有力量走下去。

  因為,他還能感受得到溫暖,他還有學長等著他。





第二章奉上~

話說這是特傳和HP crossover的同人,但是HP部分要到幾章后才開始,所以我就先不打HP的tag啦0w0


评论
热度 ( 23 )

© 撒向人間都是糖 | Powered by LOFTER